大发棋牌

新文学网 > 女生小说 > 长生秘录 > 大发棋牌第三百四十章 长生的道路

长生秘录 第三百四十章 长生的道路(1/2)

    更可怕的是,这领导是谁他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我草你杨让。”日月真君摔飞在地上,胸口大量的鲜血冒出来,看起来伤势很重。

    他体内已经有了仙气,本来可自我修复,和一个不死神仙没多少区别。

    但是在我的魔皇七杀斩下,竟然完全无用。

    他只感觉到一股无比强大的神魔气息涌进他的体内,然后粉碎他的一切。

    好像上古神魔进入他的体内。

    黑幕啊,杨让是仙界官二代?天雷仙君竟然在杨让的威势下选择收工?

    我他吗差点就成天仙了啊?

    日月真君这会哭都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“晋升天仙?日月真君,你在做梦吧?”我也躺在地上喘息,心中不停的呼喊,快恢复,快恢复。

    魔皇七杀斩威力无穷,但是消耗也同样惊人,我现在需要时间来恢复。

    之所以我不敢轻易乱用,就是一旦施展之后,我也会短时间内失去战力,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再战。

    现在我们两人都在地上。

    都在等恢复,看谁先恢复。

    不过,恢复上面,明显日月真君占优。

    日月真君这时涛天的愤怒。

    他本来半只脚就踏进了仙界,成为体制中人,突然被我一刀捅了出来,而且今后再也不能飞升仙界。

    这简直是不死不灭的血仇,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仇恨。

    “小畜牲----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---”他是真君,真身比我强大一百倍,虽然在流血,仍然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---”他一边向我走来,一边惨叫,看的出,体内很痛,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因为我魔皇七杀斩的魔力正在吞噬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血肉被神魔气息侵袭,消耗他的生命,摧毁他的仙气。

    这是上古神魔的无穷力量。

    中了我的魔皇七杀斩,就和被上古神魔击伤一般,并且伤势会越来越重。

    如果他不是真君,不是刚才捅有了仙气,还会直接当场死亡。

    可是尽管没有当场死亡,他也知道,自己已经不能抵挡体内越来越多的神魔气息,早晚要死。

    但是要在死之前,他要把我击杀。

    “你想杀我?你不是真君,也想杀我?就算我死,你也不会好过。”日月真君来到我的面前,看着我,表情非常凶残。

    此时的我无力的躺在地上,身上的玄气还没有恢复一成。

    我可以跳起来应战,但是只有一成力量,跳起来和他打也是送死,不如躺在地上恢复。

    不过他逼到我身前,我不能再躺着了。

    “神魔王鼎”我用最后的玄气召出神魔王鼎。

    嗖,我身影一闪,飞快躲进王鼎之中。

    耗时间吧,耗到我恢复玄气和力量,这是我的打算。

    我跳的匆忙,忘了神魔王鼎里一片汪洋的大海,突然一跳进去,我就等于跳进海里。

    扑通,我全身瞬息浸入海水中。

    哗啦啦,海水扑面差点把我掩盖。

    我措手不及,喝进一口海水。

    嘶,滚滚魔气涌进我的体内。

    什么?这海水,竟然比玄气丹还强,简直强一百倍,一千倍。

    这一口海水喝下去,我体内玄气变化很慢,但是魔气一下子好像把我充满了。

    魔气比玄气还要高级,几乎相当于仙气。

    这下我的全身的力量被调动起来,我又可以一战。

    “躲起来?”外面的日月真君也似乎知道,我刚才用了一门惊天绝世的神通,已经失去战力。

    他狞笑伸手。

    “天火练宝,给我出来。”

    呼,大手抓在神魔王鼎上面,无数火焰把王鼎包围。

    扑扑扑,我呆在神魔王鼎中,马上看到海水开始沸腾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草。”这也太快了?

    几乎是瞬息之间,神魔王鼎内一片炙热,呆在里面就和汗蒸一样。

    “出来吧,哈哈哈,你不出来,我就帮你洗个汗蒸,怎么样,爽吧---是不是很爽,不要感谢我,请叫我雷锋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雷锋。”嗖,人影一闪,我跳出神魔王鼎。

    我手上还拿着一把剑。

    下品仙器太一神剑。

    如果平时,我对上真君,肯定不会用这样的法宝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这真君,离死也不远了。

    “玄门十字剑”

    “一字穿云,三字流星,三字追命,四字伤心,五字破空---”

    我一口气连出十剑,狂风暴雨一样剌杀在日月真君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---”日月真君狂笑,没有避让,突然冲上,一把将我抱住。

    哧,哧,哧,我的太一神剑在他身上不知剌了多少下,但是我没想到他会不避不让,然后一把抱住我。

    这下,我被他抱的死死的。

    太一神剑还把他洞穿插在他的心口。

    他全身都是火。

    天火练宝术,把我的衣服也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这些火本来未必烧的死我。

    不过他抱着我,狞笑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要去恒--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