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发棋牌

新文学网 > 女生小说 > 快穿之外挂终结者 > 第242章 谁是‘鬼’?08

快穿之外挂终结者 第242章 谁是‘鬼’?08(1/2)

    即然老天让她来到这个世界,来到这里,并且遇到这样的事,那她就不能得过且过。

    有句话怎么说了,有多大能力,就有多大的责任!

    要让她拯救世界可能有些困难,但是处理几个人渣,还世界角落一个清静还可以的。

    即然遇到了,就说明有‘缘’!

    下定了决心的若水看着时间差不多了,赶紧开车赶到路平上课地点。

    这小子除天每天在学校的课程,每周放心学后还要参加两次英语培训课,还有一次跆拳道。

    现在的小孩子基本从三岁就开始英语启蒙了,平时除了正常上课学习外,还要额外报培训课,以提高孩子的英语学习成绩和口语能力,俗称双轨教学。

    回到家时,钟点工已经把晚饭做好了,路兴并不在,说是有事不回来吃饭了。

    吃完饭若水交待路平自己做作业后就钻进书房,书房里有电脑,以若水高级黑客的手段,大部份只要有网络的地方,她都可以自由进出。

    再说她又不会闯银行,更不会闯入国家重要基地,所以一般地方的安全等级完全拦不住她。

    若水大量的流浏览着各种信息,不停的分析着数据,头都大了。

    最后干脆把7382也叫出来帮她分析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系统就是专业的,一个小时后就把若水需要的数据提炼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妈妈,老师说要你检查作业。

    “来了,马上就来。”若水条件反射性的回答。

    门外的敲门声把若水拉回了现实,不过给儿子检查作业也是每天的工作,若水只得退出电脑,同时清理掉所有痕迹。

    “7382你把这些信息再整理一遍,根据轻重缓急,这次咱们干一票大的,好久没有大开杀戒了。”若水凝重的说道,看到这些信息心里很是沉重。

    真是林子大了,什么样的鸟都有。

    不,说这些人是鸟,那简直是在黑鸟,还是黑得最惨的一次。

    畜牲不如!

    上次一这么生气还是在校园贷那个世界了,也是遇到很多人渣。

    不过在那个世界,若水只处理了原主所在市的高利贷,但在全国,像那样的人渣那是数不胜数的。

    那次是高利贷,这次是毒品。

    危害更严重,更直接,也更残忍、恶毒。

    即然打算针对毒

    品这个毒瘤,那所有的事就要重新布署。

    若水有些后悔,当初不该委托私家侦探,也不该报警的。

    她以后要做的事必须隐藏好自己,能不引人注意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辅导作业一言难尽。

    一直到儿子上床睡觉后若水才有时间去看系统整理好的信息,不过若水刚要进书房时,路兴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悦悦,我回来了,平儿睡了吗?”玄关处响起路兴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刚刚睡,怎么这么晚?”若水微笑着随口询问着。

    “晚上药房突然来了个顾客要买赖氨酸辛。

    ,但药房早就不进这款药了,但这个客人不依不扰的,大吵大闹,我去处理耽搁了一点时间。”路兴平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”

    若水听了淡淡的应了一声,本来她也只是随便问问。

    一说完,就不知道说什么了,气氛中带着点淡淡的尴尬,也不知道对方有没有感觉到。

    若水看着这具身体的老公也是牙疼,这段时间若水一直以受伤为由在儿子房里睡里,虽然养伤和在儿子房里睡没有必然联系,但路兴却是大度的表示理解,并没有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现在伤也好了,要是再不回房睡也说不过去了,毕竟两人可是合法夫妻。

    若水是真心觉得不方便,感觉这人相当多余。

    她现在只想去书房看她即将开始的大业,可是

    反正原主对这男人也没什么执着的,她就不信这男人的放弃原主心里就真的不心寒,女人可以很小气的。

    只是无缘无故的她突然提离婚,对方会同意吗?

    若水只觉得真是麻烦,比和人打一架都麻烦,最不喜欢这种感情的事了,剪不断,理还乱。

    “这么晚上你还不睡吗,怎么还要去书房?”

    看到若水朝书房走,路兴奇怪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有点事没处理完,你洗漱完就先睡吧。”若水微笑着解释。

    “不行,老婆,你可是要睡美容觉的,工作的事可以明天再做,要是没休息好,长皱纹可怎么办?”路兴说着就上前拉过若水朝主卧室走,并把若水安坐在床上,自己则拿上睡衣去洗澡了。

    若水:......

    若水呆呆的坐在床上,感受到身下床垫的柔软,今天

    晚上莫非要**?

    若水在心里想着借口,大姨妈来了?肚子不舒服?

    就在若水打定主意如果对方有过份的举动,就说身体不舒服,至于哪儿不舒服?

    反正头痛、腰痛、肚子痛都行。

    若水迅速在床上躺好盖好被子,把自己的呼吸调匀,让自己看起来进入睡眠状态。

    自己睡着了,对方总不会禽兽了吧?

    过了好一阵,若水才听到有人进门的声音,然后身后的床一沉。

    “悦悦?”

    “悦悦?睡着了吗?”对方的手在她的肩膀上轻轻拍了两下。<-->>